淺析霍爾通的反戰標志及其應用

摘要:反戰標志是世界上著名的至今沒有被注冊的、人人可以免費使用的標志,它是由英國著名的商業藝術家杰勞德·霍爾通設計的,最初是作為英國“核裁軍運動”組織為反對英國政府成立“原子武器發展研究中心”而設計的反核標志;如今的反戰標志主要被運用在政治運動、海報招貼和時尚媒體中,2015年底巴黎發生恐怖襲擊案反戰標志又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并被重新賦予了反恐的時代內涵。

關鍵詞:反戰標志;杰勞德·霍爾通;政治運動;海報招貼;時尚媒體


一、背景

20世紀60年代是一個充滿政治變動及文化激情的社會大變革時代,馬丁·路德·金、嬉皮士、披頭士樂隊……每一個名詞,都能引起人們對那個時代集體的共鳴和感概。也正是那個年代,處于冷戰狀態的美國和前蘇聯,大搞核軍備競賽,同時,其他地區局部戰爭不斷,世界局勢十分緊張,兩個超級大國頻繁的軍備競賽,使人們處于深深的恐慌之中,進而喚起人們反核的訴求以及對世界和平的異常渴望。

自美蘇加緊核軍備競賽以來,加之次數驟增的核試驗,特別是英國成為第三個具有核武器的國家之后,英國民間自發產生了一股反核思潮。1958年,名為“直接行動委員會”(Direct Action Campaign)1組織成立,并積極籌備大規模的反核游行活動。在這之后又加入了以中產階級人士為核心的英國“核裁軍運動”(Campaig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簡稱CND)2組織。該組織頗具有影響力,以反對核軍備競賽為目的,主張禁止甚至消除英國與他國的核武器試驗,停止核軍備競賽,減少核危險。 [1]在這一背景下,“核裁軍運動”組織于1958年委托英國的商業藝術家杰勞德·霍爾通(Gerald Holtom)設計了反戰標志作為對英國政府成立“原子武器發展研究中心”(The Development of Atomic Weapons Research Center)組織的抗議徽章。

二、霍爾通與他的反戰標志

圖1杰勞德·霍爾通

圖1杰勞德·霍爾通

杰勞德·霍爾通(Gerald Holtom ,1914~1985)是英國知名的設計師和商業藝術家(見圖1),早年畢業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霍爾通是一位堅定的反戰主義者,二戰期間他甚至拒絕參戰而去一家農場務農,此后,他曾在英國教育部工作過,作為英國“核裁軍運動”組織成員,霍爾通應“核裁軍運動”組織的領導人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 3的倡議,在組織的委托下開始進行設計。這個設計發生在1958年3月,“核裁軍運動”組織在1958年復活節期間為反對核武器準備發起一場游行示威活動,游行的終點為英國的“原子武器發展研究中心”所在地——奧爾德瑪斯頓(Aldermaston),他們需要一個統一的標志來表達該組織反對這個原子武器中心成立的訴求。44歲的設計師霍爾通接受了這個挑戰并著手設計,標志在設計初期曾引起過很大的爭議,據霍爾通先生描述:稿紙上的最初設計是一個黑色方框圍住一個白色圓圈,他曾嘗試設計過幾種不同形式的十字架放在圓圈內,但這些十字架卻給人不同的聯想,比如說十字軍戰士,十字軍事勛章,或者是一名美國牧師對著飛往廣島的飛機祈福。[2]這個初稿在某種程度上給人以反基督的印象,遭到了基督教信徒的反對。

圖 2 海軍旗語示意圖與反戰標志

圖 2 海軍旗語示意圖與反戰標志

最終十字架的兩臂被放下,霍爾通利用海軍旗語的肢體語言信號作為元素,設計了著名的反戰標志。字母N和D是“核裁軍”(Nuclear Disarmament)的英文首字母,在海軍旗語的表述中,信號員手持兩面旗子,雙手向下張開45度角表示字母“N”,將兩面旗子中的一面指向上方,另一面垂直向下則表示“D”。[3](如圖2所示)霍爾通利用這兩個海軍肢體語言的“N”和“D”樣式,外加一個圓,組合成了現在的這個類似奔馳或者十字架兩臂斜下的反戰標志。霍爾通是這樣解釋的:我當時很絕望,我畫的是一個孤獨的人,雙手垂下,掌心向前,我把圖像抽象成線條,外面再加上圓圈。圓圈象征著地球,而圓圈中的線條暗示人類的身體。在此之后,霍爾通曾表示他在設計反戰標志時融入悲傷的情緒,如果把標志垂直翻轉,變成向上揮舞手臂的造型,那就可以更多地表達出熱愛和平的意愿。研究過反戰標志多年的美國記者肯·科爾斯邦(Ken Kolsbun)也說:“如果將標志倒過來,將變成‘信號員’手向上打開成45度角的形狀,在海軍旗語中象征‘U’,而‘UD’恰是‘單方面裁軍’(Unilateral Disarmament)的字母,或許這樣會比核裁軍所表達的意義更為深遠。”[4] 科爾斯邦評價霍爾通是一個超越他那個時代的天才,盡管他的生活有很多不如意,但是他從來沒有改變他做事的風格,總是投入極大的熱情做不同的事情,盡管周圍的人對他都持懷疑的態度,他還是堅持自己的主張。霍爾通甚至曾要求將翻轉的反戰標志刻在他的墓碑上,可是很不幸,最終他的愿望沒有實現。 [5]

三、反戰標志的應用

20世紀60年代,這個特殊的時代給西方社會帶來的動蕩與不安,讓當時的反戰游行此起彼伏,可以說,是時代孕育了反戰標志,并加速了它的傳播與發展,它是那個時代的產物。發展到現在,除了出現在各種政治活動及游行中,反戰標志也被大量運用在海報招貼及時尚媒體中。反戰標志至今都沒有正式注冊,供人們免費使用,它并非一個商業標志卻又被廣泛應用于各種海報及招貼之中,其簡約而具有設計感的造型讓反戰標志成為一種時尚的寵兒。

1、在政治運動中的應用

反戰標志在政治上反戰游行中的應用是最主要的方面,非和平事件接連不斷的出現,讓反戰標志成為民眾最有力的呼喚和平的“武器”。1958年,上文提到的由“直接行動委員會”發起的反核游行,在這一年復活節的周末,示威群眾手持印有霍爾通設計的反戰標志標語和橫幅,從英國倫敦的特拉法爾加(Trafalgar)廣場出發游行至奧爾德瑪斯頓。至此,反戰標志開始頻繁出現于報紙和電視臺并隨之引發了熱潮。參加游行的反戰者還將標志帶到美國,并應用到美國的反戰政治運動當中去。美國因越南戰爭形式的惡化,以婦女、學生以及宗教人士為主的和平示威活動也愈演愈烈,反戰標志在各種和平集會充當了重要的角色。集會組織者還將標志印成徽章發給學生,受到了學生們的歡迎,以至于當時的大學生幾乎人手一個反戰徽章,極大地促進了反戰標志在美國的傳播。

圖3美國中學生手拿黑色反戰袖章

圖3美國中學生手拿黑色反戰袖章

1965年,因反戰標志的使用問題還引發了一個比較有名的案件。那時候正值美國國內反越戰的高潮時期,因民眾反戰情緒高漲,為了防止學校中持有不同政見的人產生輿論沖突,學校嚴禁學生佩戴當時盛行的反戰標志袖章來上學(見圖3)。美國艾奧瓦州得梅因市(Des Moines,Iowa)的一名13歲的女中學生瑪麗·貝絲·汀科爾(Mary Beth Tinker)和其他同學因佩戴黑色袖章被學校停課,[6]她們認為學校侵犯了其個人言論及人身自由,因此將學校告上法庭,事情鬧了很長時間才得以平息,最終以汀科爾勝訴,贏得了在校園內表達自由的權利。這個事件反過來,卻是讓更多的人開始關注反戰標志了。

關于對伊拉克的戰爭,美國民眾一直未停止過反戰游行,從2003年開始,反對美英對伊拉克戰爭的游行就在全世界范圍內展開,游行的標語和內容都與當年的反越戰極為相似。2015年是伊拉克戰爭12周年,反戰標志也再一次被推上風口浪尖,此時的反戰標志在游行中雖然在材質和顏色上有所改變,但標志并沒有發生變化,圖4為一男子在舊金山聯邦政府大樓前肩扛紅色反戰標志反對伊拉克戰爭。[7]

 圖4 舊金山一男子肩扛反戰標志

圖4 舊金山一男子肩扛反戰標志

直到去年(2015),巴黎發生恐怖襲擊案,讓反戰標志首次與一個城市的地標結合在一起,賦予了反戰標志以反恐的意義。2015年11月,法國首都巴黎發生了及其慘烈的恐怖襲擊,令全世界為之震驚。恐怖分子分別在巴黎有名的餐館、酒吧、音樂廳和體育場等七個地點同時發起襲擊,他們用機槍對著無辜群眾瘋狂掃射,場面極其混亂,導致數百人遇難。在世界的各大社交網站上,網友紛紛為巴黎哀悼并祈禱不要再傳來壞消息,而其中一張出自法國藝術家朱利安(Jean Jullien)之手,結合反戰標志與巴黎地標性建筑埃菲爾鐵塔的巴黎和平標語“為巴黎祈禱”(Pray for Paris)更是讓人印象深刻(見圖5所示)。朱利安用粗獷的筆觸,只在原有標志上加了一筆,便將埃菲爾鐵塔融入反戰標志之中,更加貼合當時的反恐主題,簡單的線條勾勒出為巴黎沉重哀悼的心情與對和平的渴望,讓反戰標志在新時期賦予了新的反恐內涵。

圖5 巴黎和平標志

圖5 巴黎和平標志

2、在海報招貼中的應用

20世紀60年代嬉皮士迷幻藝術盛行,反戰標志經常出現在嬉皮士的海報之中,反戰是整個60年代嬉皮士運動最核心的主題,嬉皮士成為了反戰的先鋒。當時的先鋒藝術家們利用新藝術手法給它造型感,利用波普藝術給它色彩感,[8](P.72)讓反戰標志在海報中更加引人注目。菲爾莫爾海報(Fillmore Posters)是當時十分具有代表性的海報類型。高純度的色彩形成強烈的同時對比,極具視覺沖擊力,對稱式的構圖、奇妙的組成元素、豐富的想象力以及奇異而迷幻的意象都是嬉皮士迷幻海報的藝術特征。[8](PP.34-35) 如圖6所示,最右邊的大幅海報以紅、黃、藍三原色作為背景,在反戰標志中加入了飛舞的和平鴿(又像人的手掌)作為視覺主體,再配以精巧的文字。這種強烈的色彩同時對比以及隱喻的表現手法,呼應了當時人們憤世嫉俗的情感與極端的個人主義傾向,受到了年輕人的極力追捧。(圖6所示。)

圖6 迷幻風格海報 左邊的光效應海報(1971),中間的海報叫做“和平女孩”(1971),右邊海報佚名(1968)

圖6 迷幻風格海報 左邊的光效應海報(1971),中間的海報叫做“和平女孩”(1971),右邊海報佚名(1968)

60年代美國政府的強硬政策,使得基本的人權問題得不到保障。人權主義領導者馬丁·路德·金發表了《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之后,他慷慨激昂的演講形象與反戰標志相結合被展示在海報中(見圖7所示),人們對于擁有人身的平等權利要求更加強烈了。在人權運動中,種族歧視是最具爭議性的一個方面,在上個世紀60年代之前,美國人眼中的黑人形象仍是負面和低等的。黑豹黨4作為運動中的先鋒隊伍一邊抨擊社會對黑人待遇的不公,一邊資助黑人群眾,因當時美籍非洲人文化素質普遍偏低,他們便利用各種海報與招貼作為主要方式進行宣傳。20世紀90年代在美國民間興起的辛格爾頓藝術受嬉皮士迷幻藝術的影響,其內容主要就是嬉皮士“愛與和平”的反戰思想,并將反戰標志這個元素重新運用,是用彩鉛和蠟筆作為主要的繪畫工具,雖然是用最質樸的原始手繪來表現,但是每個作品都延續了迷幻風格并張揚個性,并致力于將嬉皮士追求“愛與和平”的精神發揚光大(如圖8)。[8](P.245)

圖7“新和平”活動海報 1967

圖7“新和平”活動海報 1967

圖8 辛格爾頓風格海報

圖8 辛格爾頓風格海報

3、在時尚媒體中的應用

反戰標志簡約而有設計感的造型,加之至今都未被注冊,讓它成為時尚產業的“寵兒” 。

2008年是反戰標志誕生50周年,對于時尚界而言,這是一個大好撈金的機會,因為很多時尚愛好者同時也是和平的倡導者。芬迪(Fendi)、蒂凡尼(Tiffany)等時尚品牌紛紛將反戰標志作為自己時裝的主打設計元素。倘若霍爾通能活到今天,他可能會十分驚訝的看到時尚雜志《沃格》(Vogue)5與《特勒》(Tatler)同時刊登了一個廣告:超模莉莉·科爾(Lily Cole)的頸部掛著一條用白金和重達4.8克拉的鉆石做成的反戰標志項墜(圖9、10),該項墜標價2550英鎊(約24000元)。

圖9超模莉莉·科爾

圖9超模莉莉·科爾

圖10反戰標志掛墜

圖10反戰標志掛墜

作為紐約最時髦百貨之一的巴尼斯(Barneys)紐約精品商店為了紀念反戰標志,還專門開展了“愛與和平狂歡節”的活動,巴尼斯的創意總監西蒙·杜楠(Simon Doonan)回憶小時候和父母一起去看抗議游行的場景曾說:街上很多人舉著反戰標志的牌子,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標志最初是為核裁軍運動設計的,不過它對人類仍然具有深刻意義,它的意義幾乎等同于著名的笑臉標志, [9]

他邀請眾多著名設計師以此標志為元素來設計時裝。巴尼斯商店還以嬉皮士文化為靈感推出了具有迷幻效果的棋盤、扎染工藝的匡威(Converse)帆布鞋,還有各式各樣的配件,包括在芬迪手袋(Fendi Baguette)單肩包的鑰匙扣上墜了反戰標志。可是這些商家都不需要為使用反戰標志而支付任何費用。“核裁軍運動”組織負責人表示今后也不會收取費用,但還是希望商家能捐出一部分錢來支持他們的和平教育事業。

知名的音樂人也紛紛在自己的作品中融入反戰標志元素,比較有代表性和影響力的要數邁克爾·杰克遜(Michael Jackson)的音樂作品《他們不在乎我們》。這是一首控訴戰爭的歌曲,創作于90年代,由邁克爾作詞作曲并演唱,歌詞的主題為反對種族歧視與戰爭。在這首音樂作品中,邁克爾和數百黑人民眾都穿著印有反戰標志的T恤,一同擊鼓起舞來表達反戰情緒(圖9),不斷的重復著“我只想說,到底有誰在乎我們”“我有個愛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然而我現在卻是警察暴力的犧牲品。”每一句歌詞,每一個控訴,都直擊人心。

圖11 邁克爾·杰克遜 音樂錄像帶中畫面

圖11 邁克爾·杰克遜 音樂錄像帶中畫面

圖11 邁克爾·杰克遜 音樂錄像帶中畫面

圖11 邁克爾·杰克遜 音樂錄像帶中畫面

美國著名設計師杰瑞米·斯科特(Jeremy Scott)為電視音樂大獎(Video Music Awards,簡稱VMA)設計了2015頒獎典禮獎杯(如圖12),該屆獎杯沿襲了太空人形象的杯身,太空人服裝的顏色由銀色變成了彩虹色,為的是紀念美國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太空人身上所懸掛的反戰標志似乎在昭示和平不只局限在地球,而應該是整個太空宇宙。

圖12  杰瑞米·斯科特 太空人形象獎杯

圖12 杰瑞米·斯科特 太空人形象獎杯

反戰標志在時尚及媒體生活中的應用范圍越來越廣泛,年輕人會覺得反戰標志是一個十分時髦的東西,大家對它外觀的時尚感如此認可,也可能在于從深層次上來說標志本身的意義就先會讓人從心底里認可它。和平是一個永久的話題,只要人類存在,對和平的追求就會一直存在,那么這個反戰標志也會永遠的存在下去。

四、結語

自反戰標志誕生以來,它的身影遍布世界各地,但是戰火卻從來沒有停息,因為戰爭而遭受苦難的人不計其數,如果要衡量它成功與否,對于一個標志而言,“全球化”的應用可以說已經是最大的成功。反戰標志存在的意義并非是一時的,和平在任何時候都是時代的主題。即使是相對和平的當下,我們現居的世界仍然遭受著各種局部戰爭和恐怖分子的威脅,甚至有個別的小國家至今還在試制核武器,擁有核武器的國家越來越多,因此,肩負著世界人民的共同期許,反戰標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時至今日,反戰標志儼然已經成為世界上辨識度最高、影響力最大、使用最廣泛的標志之一。它為和平而生,寄托著設計師杰勞德·霍爾通的美好夙愿,寄予反戰人士追求和平的精神訴求。反戰標志除了在政治運動的應用之外,還經常被應用到海報招貼之中,不同的視覺表現手法讓反戰標志極具個性。20世紀60年代迷幻風格海報的盛行,讓反戰標志作為一個時尚的元素在海報招貼中引人注目,表達了當時年輕人反對戰爭、熱愛和平的訴求,在時尚媒體的推動下反戰標志的商業化,讓這個標志被更多人銘記,不同領域的設計師們將反戰標志融入到生活中去,給它注入了新的生命,但卻弱化了標志嚴肅的含義,今天的我們絕不能忽視它背后的歷史。


注釋
注1:“直接行動委員會”(Direct Action Campaign)是在英國成立的一個影響力較大的反核運動組織。
注2:“核裁軍運動”(Campaig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是一個倡導單方面進行核裁軍的英國反核運動組織。該組織也倡導并開展國際核裁軍運動,并通過協議加強國際武器控制,如著名的核不擴散條約,它反對任何可能導致使用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的軍事行動,并反對在英國境內修建核電站。
注3: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l,1872~1970)是20世紀英國哲學家、數理邏輯學家、歷史學家,無神論者,也是上世紀西方最著名、影響最大的學者以及和平主義社會活動家之一。
注4:美國黑豹黨是60年代美國一個活躍的黑人左翼激進政黨。
注5:《VOGUE》,由全球首屈一指的期刊出版商美國康泰納仕集團出版發行。創刊于1892年,是世界上歷史悠久廣受尊崇的一本綜合性時尚生活類雜志。雜志內容涉及時裝、化妝、美容、健康、娛樂和藝術等各個方面,被譽為“時尚圣經”。目前已在全球共計21個國家和地區出版發行。

參考文獻
[1]熊偉民.1958~1964年的英國核裁軍運動[J].世界歷史,2005(1):50.
[2]https://en.m.wikipedia.org/wiki/Gerald_Holtom
[3]http://baike.baidu.com/subview/935864/935864.htm#0-qzone-1-43700-d020d2d2a4e8d1a374a433f596ad1440
[4]拾玖.非攻 一個標志的50年[J].南方人物周刊,2012(8):84.
[5]http://www.findagrave.com/cgi-bin/fg.cgi?page=gr&GRid=75176196
[6]林海.校園里的表達自由–評Tinker v.Des Moines School District案[J].當代法學論壇,2010(4):99-100.
[7]http://news.qq.com/a/20071028/001050.htm
[8]徐秋實.愛與迷幻的視覺宣言–嬉皮士海報設計研究[D].上海:華東師范大學,2013:34-35,72,245.
[9]http://www.wtoutiao.com/p/Gc6jpg.html
[10]吳衛.色彩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6:93.

圖片出處
圖 1:http://img2.imgtn.bdimg.com/it/u=413489090,4193671582&fm=201&gp=0.jpg
圖 2:http://www.ce.cn/life/xxsh/dwyd/200805/15/W020080515263697020332.gif
圖 3:http://img3.imgtn.bdimg.com/it/u=459657607,2858620861&fm=21&gp=0.jpg
圖 4:http://img0.imgtn.bdimg.com/it/u=1053150423,1166785042&fm=15&gp=0.jpg
圖 5:http://imgcache.yicai.com/uppics/images/2015/11/7%2812%29.jpg
圖 6:http://www.98ps.com/attachments/2010/01/179_2010013110272731Tx0.jpg
圖 7、8:徐秋實《愛與迷幻的視覺宣言——嬉皮士海報設計研究》截圖
圖 9:http://i.lafulafu.cn/2014/06/160.jpg
圖 10:http://d03.res.meilishuo.net/pic/_o/ef/fe/56e448af78c16c04f8a337ec79e8_360_480.
cg.jpeg_a08c52c8_s1_q0_150_5_0_226_800.jpg
圖 11:邁克爾杰克遜(Michael Jackson)《They Don’t Care About Us》MV
圖 12:http://i3.hoopchina.com.cn/blogfile/201508/31/BbsImg144099028525864_1024*1024.jpg


作者:吳 衛 袁嘉欣
(湖南工業大學 包裝設計藝術學院 ,湖南 株洲 412007)
作者簡介
1、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曾任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院長,現為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處長、湖南省包裝設計藝術與技術研究基地首席專家、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88號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412007。
2、袁嘉欣(1992~),女,湖南常德人,2014年畢業于長春大學美術學院,現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15級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業大學河西校區學生宿舍22棟303室,412007,TEL:18890236030。

* 項目名稱: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精品課程《設計藝術原理》,項目編號:KC1302。

本文已發表于2015年第7期